微信视频号刷赞 权威发布 全国空降吧(女孩通过聊天工具收钱后空降)

全国空降吧(女孩通过聊天工具收钱后空降)

在当下的职场环境下,除与事业单位外,倡导“长期雇佣”的企业极少;相反主张“年轻化”的公司很多,如果个人不在职业发展的关键阶段充分实现自己职业价值的增值,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,进入中年后往往会丧失职业选择的能力与权利。

凌晨1点,阿清的一位客户发来微信:“有图吗?”阿清回复有,接着从相册里找到自己的十几张大尺度照片发给对方,男人随即发来一个30元的红包。

“我们约着见面吧。我给你1000元,怎么样?”……微信对话框不断弹出新的消息。阿清对这些或隐晦或直接的调情见怪不怪,大多时候她会选择视而不见。

阿清是一名兼职,也是一名她在网络上偶然看到做能赚钱,摸索着进入这一领域。她模仿其他拍了一些大尺度照片,很快积累了十几个固定的“客户”,以此赚取零花钱。和圈子里很多一样,她拍摄的福利图背景多是自己的卧室,阿清从小跟外公外婆长大,同居一室的老人对外孙女的行为一无所知。

指穿上动漫服装、制服等,拍摄大尺度照片和视频,在网络上售卖借此牟利的女孩。她们年龄多在之间,受教育程度不高,其中不乏心智尚未成熟、想要赚取零花钱,除受金钱驱使外,也有部分女孩在被诱骗、胁迫的情况下参与。她们现在多隐藏在微博、QQ群、推特等平台上,主动发布自己的露骨照片,等待被怀有隐秘欲望的客户们找到。

的交易内容包括售卖图片,按照是否裸露、裸露尺度,价格从单张一两元到上百元不等。除此之外,她们中的很多也提供视频陪聊(按照客户要求穿特定衣服跳舞等)、文字陪聊(满足客户的性幻想)等服务,售卖穿过的贴身内衣也是常见的项目之一。“线下”是们对和客户见面、进行性交易的称呼,主动从网络软色情走到了现实世界,进行肉体交易,来钱更快,风险也更大。

2019年2月,20岁的女孩恬恬不堪夜场陪酒的辛苦,转行做她加入了一个组织和客户交易的QQ群,在这里,管理员收集客户的需求,发放到群里,愿意接单可以自己联系客户。

恬恬的父母因车祸去世,留下她和弟弟相依为命,她早早出来工作养活自己和弟弟。恬恬同时也是二次元爱好者,一套cosplay服装往往要数千元,扛不住经济压力,她辗转多个行业,最终进入QQ群开始卖照片、接陪聊,与一个45岁的中年客户线下约见几次后,恬恬接受了他,男人开始负责她和弟弟的生活,生活无虞,但恬恬依旧留在社群里,继续做。

被高回报吸引,是大部分女孩选择做的原因。恬恬所在的QQ群的管理员之一萌萌来自陕西农村的贫困家庭,萌萌的父母都是建筑工人,家中还有一个弟弟,想替父母分担压力,供弟弟读书、买房、结婚,萌萌来广州打工。她在超市打过零工、摆过摊、卖过化妆品,最多一个月的收入也不过3000块。

2018年10月,合租的一个女孩给了萌萌5000元,邀请她做,“挣不到钱,这钱我就不要了。”萌萌抱着试试的心态做了一段时间,收入很快比之前翻了几番,她有自己的底线:只卖图、接陪聊服务,不在线下接触客户。

2019年6月,社群的管理员找到萌萌,问她要不要考虑一起管理,萌萌答应了。此后,萌萌除自己卖图外,也开始为其他和客户牵线拿中介费,每当有女孩前来咨询做的事,她会解释工作的内容与风险,让对方自己决定。此后,萌萌每个月的收入保守在15000元左右,有一个月她的收入高达4万块。现在,她除了自己每月攒下钱,还能给家里打款1万元。

入行半年后,萌萌才知道当初合租的女孩为什么愿意给自己5000元。拉新人不仅可以一次性拿到2000元的佣金,还可以从拉的人的每一笔交易里收取提成。

伴随着二次元文化的风靡在社交平台、网盘等平台潜滋暗长。2016年,杭州一家公司上线了叫做的手机app,平台招募、吸引了大批女孩发布大尺度照片、视频,用户需要付费观看,一时间,国内稍火的都出现在PR社上,模仿运营的app也不断出现。2018年,杭州警方逮捕了等多个软色情app的负责人和活跃其上的这些平台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。在警方的打击下们的活动变得更加隐蔽。

管理员会通过微博、推特等平台,用隐晦的方式宣传QQ群,招揽客户更为主要的方式是熟人介绍,这样最为安全、靠谱,避免群因网络举报而被封杀。

加社群多需缴纳十几到二十元不等的“门槛费”。萌萌所在的QQ群规定:入群必须交388或588的会员费才可享受介绍的服务。萌萌的客户年龄多在40-50岁之间,他们想看“更色情,更漂亮”的东西,也愿意付出更高昂的价格,群里的单张照片价格在10元到200元不等。

萌萌平时主要的工作就是打理两个QQ群,群里有400多个客户,每个群十几个。萌萌为她们介绍客户,从每单交易中抽取20%的提成。除此之外,还会偶尔卖图,但对她来说,能不卖图是最好的。

有的希望能赚取更多收益,会利用建立的线上关系走上的道路,她们在个人社交平台的简介中写着“可线下/全国空降”。恬恬也曾是其中的一个,和现在男友的约见,是她唯一一次接过的线下业务,她很快找到一直供养自己生活的金主,不需要再承担更大的风险。像这样“幸运”的女孩,在群体里并不多。

和萌萌、恬恬这样的“全职”不同,像阿清一样的多是兼职。阿清曾在某平台已被删除的问题“如何做一个”下留言“同问”,很快有人通过私信联系她,邀请她加入“开车群”。

阿清所在的社群有100多人,交易价格低廉,这里的客户多是20-30岁左右的年轻人,职业不一,包括大学生、公务员、医生、程序员……其中不少群成员有女朋友或已经结婚。

初入行时,阿清从“前辈”那里取经,试着拍摄那些她还不能理解用处的性感照片,不过她很快“上道”,为更便捷地赚钱,阿清开通了微博,发一些表情、动作暧昧的照片,还会通过摇一摇、漂流瓶寻找客户。阿清的照片,渐渐从不露点到露点,有些好事的客户,也会指点她摆出怎样的姿势,能够让男人更喜欢,阿清很快有了固定买图的“金主”。

迄今为止,阿清做的收入总共有6千多元,被她用在买衣服、喝奶茶上。她对待客户很“随意”,卖图的价格“看心情定”,通常打包二三十张照片只卖三四十元,也不常和客户交流,有人发来污言秽语,她会无视或者直接拉黑。随性的态度却让她收获了一批忠实客户,一位客户坦言,相比于职业他更喜欢阿清真实的“

成为一名,在经济上能获取巨大收益,如同暗网般的交易链条中,骚扰是家常便饭。

一次视频陪聊中,一个中年男人让萌萌露出给自己看,萌萌说自己只接受陪聊。客户开始骂她“婊子”“不识抬举”,对她极尽羞辱。萌萌强忍着屈辱感等到约定的陪聊时间结束后,久久地哭了一场。同客户陪聊了七八次后,不堪压力,萌萌再没有接过这类业务。被客户言语戏弄时,恬恬会觉得自己和性工作者没有区别。

阿清对待言语骚扰的态度有些不同。除了一般男人发来的调情的话,阿清还常收到客户发来的大尺度照片,一名大学生曾连续数月给阿清发来自己照片。起初阿清颇觉困扰,后来,她将这理解为“是对自己的认可”。阿清有一个弟弟,家人对弟弟倾注了较多关爱,在家庭里缺少关心的她在客户暧昧的调情和赞美中找到了认同感,即使这些言辞背后是看客们病态的欲望。

隐私泄露是们最担心的事,而私密照、个人信息被曝光,不少人被人肉、网暴,对于那些被诱骗、胁迫拍摄私密照的女孩意味着巨大伤害。

最近韩国被爆出N号房事件,嫌犯用黑客手段套取受害女性的私密照片、个人信息,以此要挟她们,接受成为性奴、性虐待的对象,并进行线上直播,受害者中不乏。观看直播的观众高达26万人,数据显示,韩国每100个人中,就有一人曾观看过N号房视频。

2019年8月,一名叫“女孩的大尺度视频开始出现在网络上,女孩在街道上跳充满性暗示的舞蹈、裸露身体、…10月份,视频在国内各大社交平台上、国外色情网站广泛流传,这名真实的身份信息被人肉曝光,不少网友对其进行网络暴力,女孩不堪羞辱报警。警方介入调查,发现女孩是被西安一名摄影师诱骗、胁迫拍摄照片及视频,该摄影师是一名惯犯,早在2017年,就以此手段牟利,只是受害者之一,目前西安警方仍在案件调查中。

阿清谨慎地保守着自己的秘密。她身边只有一个闺蜜知道自己会拍写真赚钱,但对方也不清楚她在拍大尺度照片。阿清曾被一名客户威胁曝光自己的个人信息,对方通过支付宝转账得知阿清的真实姓名,给阿清寄送衣服的过程中,了解到阿清的家庭住址。接到威胁后,阿清拉黑了他,但男人并未有进一步动作。心有余悸的阿清更改了自己微信的地址,不敢再在朋友圈公开自己的私人照片。

恬恬在酒吧里曾被自己的熟客认出,男人认为她既然卖图应该也不介意卖肉,喊来三四个同伴声称要把恬恬带走,幸亏男友及时赶到,才救下她。

职业们为保护隐私采取了一些措施,萌萌多次对她负责管理的强调不能泄露隐私。她自己会将私人号、工作号严格分开,被人举报就换号,被客户询问自己的私人信息,她会随机编出一个答案回答。但即便如此,也无法完全规避风险。

她听说主动对客户说出自己的家庭住址,对方曝光了她的私密照片和视频,有人闯进女孩的租处实施了性暴力,录下视频传播到网上。女孩搬家,患上抑郁症,自此销声匿迹。

如何向身边人隐瞒自己的职业,是大多的一项挑战。

入行后,为了不让以前结识的朋友、老乡看出自己生活的变化,萌萌主动断掉了以往所有的社交联系。父母问她为何突然收入大涨,她说自己在广州找了个有钱的男朋友,2019年春节,她租了一个男友回家过年应付父母,在家过了7天,她每天付给对方800元。

24岁的萌萌在老家已经算是未婚大龄女孩,她不止一次动过“退圈”的念头,但家人和自己所需的大笔开销,让她不断地推迟退圈的日期。这两年,除了给家里打去的钱,萌萌攒下50多万,她准备继续做两年再攒一些钱,就回老家。

恬恬继续从男友那里获得稳定的金钱与安全感,她生活里的大多数时间花在买奢侈品、保养身材、整容上,她不缺钱,但也未完全退出圈子,拍摄和卖福利照成为她日常生活的一部分。

一旦成为,想要退出也不是一件易事。

阿清曾短暂退圈过。暑假开学后,有次她要给发表情包,看到相册里夹杂自己的福利照,忽然感到一阵羞耻。同时也担心不小心被熟人发现,她删掉所有大尺度照片,退出QQ群。不过,每当阿清想要逛街买衣服、买奶茶时,她又会找到自己曾经的客户,向他们售卖自己的裸照、视频。

她断断续续的卖图生涯终结在2019年10月。阿清看到一位顾客在朋友圈晒自己妻子做菜的照片,夸妻子温柔贤惠,一副夫妻恩爱、家庭美满的样子,同时,又不断向阿清发着挑逗性的语言。阿清不知道为何一个人可以如此分裂,她产生了罪恶感,好像自己在破坏别人的家庭,她不再卖图。

但这段特殊的经历影响了她对爱情的认知。现在,阿清暗恋个篮球打得很好的男孩。但见多了男人在欲望面前的阴暗面,似乎已经不太相信少男少女们憧憬的纯洁爱情,她说,“可能只是馋对方的身子,是一种生理需求吧。”

*当事人信息有模糊处理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微信视频号刷赞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onghaiyoumo.com/2148.html

作者: long1229
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